他们威胁我,要报警,因为我制造了噪音。那“噪音”对我来说,是虚无飘渺的,因为我根本就是一个好静的人。


      我不想吵架,忍了,心中却有些不舒服。此时,强烈地感受到什么叫做“外人”——外人,就是不容于某个范围之内的人。外人总是可恨的,闯入者的身份令他们必须被恨之入骨。如我们,对于这个大院,大约也算是“外人”吧?每日早出晚归,往往并不留意左邻右舍、楼上楼下的态度,而他们也总是隐身在猫眼之后,时时在监视外人的举动。


      Frost的诗说:围墙好邻居关系就好。无奈围墙、铁门以及一切能隔音的阻碍物,都无法挡住那股恨意,奈其何兮!


      但我心中仍有爱,愿上天祝福这些怀恨在心的人,也愿上天恕他们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