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7点的飞机,窗外是一片的黑。阅读灯开着或关着,都只能看到比天空更加沉郁的机翼。几分钟之前,这机翼上还流转着跑道旁灯光的倒影,此刻却沉默了。


     手机不能用,飞机是一个隔绝的世界。两杯咖啡过后,半梦半醒之间,忽然想到,如果这航程不会结束、这飞机一直航行,是怎样一种荒谬的情形。终此一生,都要在封闭的机舱内度过——这数百位乘客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还好,胡思乱想只是胡思乱想而已。飞机也正点到达白云机场。


     家,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