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命名

Posted: 四月 27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 7 Comments »

阴暗的沟渠
有一些孩子被丢弃
他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也看不到自己变老


老了也是一种幸福
你毕竟活到那一天
有时我想想自己老了
回忆现在
就像现在想象将来


所以偶尔我也小酌
饮时佯醉
其实真醉
我想醉里会有灵感
让我梦见老了的自己


然后我年年伤春
感伤春天和春天的流逝
如果一切皆是虚幻
至少时间是真的


我是韩磊  明年三十
我的名字写在名片上
名片上的我很谦卑
就像钞票上的伟人的脸
严肃或微笑
都是假的


至少  时间是真的


Ten minutes old

Posted: 四月 19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瞎诌 | 9 Comments »

活一辈子
老去  只要十分钟
看不清这时间
紫荆花片片飘落


生命
是从哪一枝开始凋零


他们心中有恨,我心中有爱

Posted: 四月 16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坐思 | 17 Comments »

      他们威胁我,要报警,因为我制造了噪音。那“噪音”对我来说,是虚无飘渺的,因为我根本就是一个好静的人。


      我不想吵架,忍了,心中却有些不舒服。此时,强烈地感受到什么叫做“外人”——外人,就是不容于某个范围之内的人。外人总是可恨的,闯入者的身份令他们必须被恨之入骨。如我们,对于这个大院,大约也算是“外人”吧?每日早出晚归,往往并不留意左邻右舍、楼上楼下的态度,而他们也总是隐身在猫眼之后,时时在监视外人的举动。


      Frost的诗说:围墙好邻居关系就好。无奈围墙、铁门以及一切能隔音的阻碍物,都无法挡住那股恨意,奈其何兮!


      但我心中仍有爱,愿上天祝福这些怀恨在心的人,也愿上天恕他们的罪。


《汉书》妄译(15)

Posted: 四月 13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卧读, 汉书 | 4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三月,刘邦军队在临晋度过黄河,魏王率部众投降。大军所至,俘虏了殷王,把殷都河内设做一个郡。到修武时,陈平叛变楚国前来投靠。刘邦与陈平聊了一下,觉得这人还不错,让他监督诸将。跟着南渡平阴津,到达洛阳。新城的董长老对刘邦说:“臣下听说‘顺应德行的就昌盛,背逆德行的会灭亡’,‘出兵没有名正言顺的理由,不可能胜利。’要把敌人的丑处揭露出来,事情才好办。项羽行为荒谬,谋弑自己的主上,真是天下之贼人。所谓仁义者无需凭借武力。应该三军统一披麻戴孝,告诉诸侯说咱们是为了项羽弑主的事才出兵东伐,自然会得到普遍同情。”刘邦回答说:“太好了!这妙极也只有你老夫子才想得出。”于是刘邦就假意为义帝发丧,哭得衣冠不整,三日方休。做完秀后,遣使告知诸侯说:“义帝是天下共立的皇上,却被项羽放逐以至杀害,简直就是大逆不道。我亲自为义帝发丧,还让军士们都穿孝衣。悲愤之余,把关中军队全体拉出来、再加上来投靠的义军,愿意与诸位一起,去攻打杀义帝的人。”


《汉书》妄译(14)

Posted: 四月 11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卧读, 汉书 | 4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刘邦驾临陕县,到老百姓中间大搞竞选秀。河南王申阳自觉不敌,干脆投降算数,河南成为汉国的一个郡。刘邦接着派韩国前太尉韩信攻打韩国,韩王郑昌也投降不提。十一月,因韩信反韩有功,刘邦立他做了伪韩王。路演结束后,刘邦定都栎阳,逐步向四周扩张,很快就把陇西地区纳入囊中。为了尽快扩大势力范围,刘邦制定了一条招安政策,带领万人或是一个郡来投降的,都封万户侯。在民生方面,修缮河上塞,把以往秦国官地分给平民耕种。


春正月,项羽围攻城阳,田荣败走平原,被当地人所杀。田荣死后,齐国全体向项羽投降。楚军并不领情,反而焚烧齐国城郭,逼得齐人造反。另一方面,刘邦军北上,俘虏了雍王的兄弟章平。所有牢里的囚犯都得到特赦。二月,刘邦下令,让民众拆毁秦国社稷祠,兴建汉国社稷祠。之后,刘邦故作大方,广施恩德、赦免罪人。考虑到蜀汉地区民众一直承担军供,实在辛苦,免除该地租税两年。来自关中的士卒,放假回家探亲一年。老百姓中满五十岁的,只要率众为善,封作“乡长老”。每县从各乡长老之中选出一人,封作“县长老”,与当地父母官政治协商,不用服徭役。每年赐予酒肉。


从北京到广州

Posted: 四月 2nd,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起行 | 11 Comments »

     晚上7点的飞机,窗外是一片的黑。阅读灯开着或关着,都只能看到比天空更加沉郁的机翼。几分钟之前,这机翼上还流转着跑道旁灯光的倒影,此刻却沉默了。


     手机不能用,飞机是一个隔绝的世界。两杯咖啡过后,半梦半醒之间,忽然想到,如果这航程不会结束、这飞机一直航行,是怎样一种荒谬的情形。终此一生,都要在封闭的机舱内度过——这数百位乘客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还好,胡思乱想只是胡思乱想而已。飞机也正点到达白云机场。


     家,真好。


《汉书》妄译(13)

Posted: 四月 1st,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2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刘邦离开家乡沛县很久了,非常想念家人。九月,派将军薛欧、王吸出武关,顺便搂上王陵的游击队,去接刘邦的老爸刘太公和老婆吕夫人。项羽闻讯,心中不爽,发兵在阳夏挡住,不让通过。两家的梁子结得更大了。


第二年冬十月,项羽派九江王英布到郴县谋杀了傀儡楚义帝。陈余埋怨项羽不给自己王位坐,跑到田荣那里,借了一支山东军,去攻击常山王张耳。张耳没本事打赢陈余,只好到刘邦处避风头。刘邦让他在汉地好吃好住,养了起来。陈余是为相出身,比较狡猾,假意迎代王赵歇回到赵国,骨子里却另有算盘。赵歇自知力薄,只好禅位给陈余,让陈余做代王。这时,张良也从韩国溜回汉地,刘邦封他为成信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