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04

时间:2004年3月4日
地点:北京保利大厦



同事们与李维的合照



我与李维的合照


?

昨天晚上(准确地说,应该是今早)做了一个梦,梦中和别人赛诗。醒来之后,居然还能记得其中大部分句子。这些句子实在没有诗味,打死我也不肯写出这么恶劣的文字,但它却仿佛是某种预兆。自己是不能给自己详梦的——哪位仁兄能帮忙给解一下?该“诗”照录如下:


 



一径小道上瑶台,
半山凋零半山开。
若使梅花能[ ][ ],(这里好像是“不谢”,又好像是“望月”或是“对月”,记不起来了)
何须借桂抚我怀。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


刘邦溜回去没几天,项羽就带兵进了咸阳城,烧杀掳掠无所不为。已经投降的秦王子婴,也被杀死了。大军所过之处,秦国宫殿之类建筑,片瓦不留。秦地人民大失所望。如此乱干一番之后,项羽派人去报告怀王,想向怀王显示自己的军力,逼他废除之前的誓约。没想到怀王比较迂,坚持要如约让刘邦做王。项羽心中暗自怀怨,只恨怀王当初不肯让项羽与刘邦一起入关,反而派项羽北上救赵,以致耽误了先破秦国的时机。想来想去,得出一个结论:“怀王嘛,不过是项家拥立的傀儡,有什么功劳可言?居然还自以为金口玉言,说一不二。统一天下这事儿,还得靠我和将领们呢。”到了春正月,表面上尊怀王为“义帝”,实则已经不理会他的诏令了。


二月,项羽索性自立为“西楚霸王”,管辖梁、楚之地,共九个郡,定都彭城。不但不守旧约,还以老大的身份,封刘邦为汉王,管辖巴、蜀、汉中等地四十一个县,定都南郑。项羽把汉中分为三块儿,封原来秦国的三员将领为王,分辖其一:章邯为雍王,定都废丘;司马欣为塞王,定都栎阳;董翳为翟网,定都高奴。此外,还封楚将暇丘申阳为河南王,定都洛阳;封赵将司马卬为殷王,定都朝歌;封当阳君英布为九江王,定都六县;封怀王的相国共敖为临江王,定都江陵;封番君吴芮为衡山王,定都邾县;封旧齐王的孙子田安为济北王。又把魏王搞到平阳,封为西魏王;改燕王韩广为辽东王,燕王的封号给了燕将臧荼,定都在蓟县;齐王田市被封为胶东王,原齐将田都封为齐王,定都临淄;赵王改为代王,封赵国丞相张耳为常山王。新被“封”为汉王的刘邦郁闷之极,打算攻打项羽,但是被萧何拼命劝住了。

有一天我会老去
皱纹堆满额头
我变得啰嗦,啰嗦而且乏味
如果壁炉边没有摇椅
我就生气一整天
一整天
都在路边晒得到太阳的椅子上度过
我老的时候
连你也看不清楚
连你的声音也听不见
我老的时候
你还爱我吗


有一天你老了
皱纹多得额头也堆不下
你絮絮叨叨
我每一句都喜欢听
壁炉边有你的摇椅
出太阳的日子
我和你在路边的椅子上坐一整天
你老了
你看不见整个世界
我知道  你心中有我
你老了
我爱你

朋友们,


     今天《汉书》的翻译不更新,因为我不想破坏此刻微醺的美妙感觉。书是要看的,翻译却得等到明天了……


韩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