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上次妄译,又有一段时间了。每每惊诧于自己的懒惰,但却无可旧药地沉湎到懒惰中去。或者不该把那种状态称做“懒惰”,而应该说成是“忙碌”,不,是忙碌后的“休息”。然而心里清楚地知道,这样下去就只剩下颓废了。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五月,刘邦军队攻击雍地。雍王章邯(读者应该还记得,就是那位背叛秦王的将军)在陈仓迎击,不过打不过刘邦,从好畤一直败逃到废丘。刘邦打了胜仗,得寸进尺地亲自带兵围住废丘,又派遣手下诸将跑马圈地。


田荣闻说项羽把原来的齐王田市搞到胶东,另立田都为齐王,大怒,带领齐兵迎击田都。田都打败了,向楚王投降。六月,田荣按捺不住,干脆杀了田市,自立为齐王。当时巨野地方有支一万多人的队伍,由彭越带领,属于三不管地带。田荣拉拢彭越,授予他“将军”的印玺,让他去打济北王田安。田安战败被杀之后,田荣一统三齐之地。所谓“三齐”,也就是齐、济北和胶东(相当于现在的山东省)。燕王韩广不肯从命搬到辽东,项羽另立的燕王臧荼杀死韩广,抢夺了他的地盘。而塞王司马欣和翟王董翳都投降了刘邦。


刚开始的时候,项梁立韩国王族后裔为汉王、让张良做他的司徒。项羽认为这位赶鸭子上架的“韩王”是无功受禄,而且张良原来是跟从刘邦的,不愿意让他们一起掌管韩国;于是假意亲自送到彭城,把韩王给做掉了。跟着就是刘邦抢占关中地区,连齐、梁两国都通电独立。项羽大怒,立郑昌为韩王,抵御汉军。又让萧公角攻击彭越,不过萧公角不大经打。这时,张良已经回到韩国,写信给项羽,说:“汉王只是想得到关中地区而已,如愿之后就会停下来,绝对不敢再东进一步。”看到张良的信,项羽也就懒得西进,改道北击齐国。


(磊按:项羽乱点鸳鸯谱,胡乱分配土地、王位,自以为很风光,其实是埋下了祸根。军阀就是军阀,不会因为你封他做王,就变做了忠臣。可怜蒋介石,犯的是和项羽一样的错误。而张良给项羽的信中所言,与德国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告诉欧、美列强的,又是何其地相似!历史,总是在重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