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这个时候,一支赵国非正规部队正要渡黄河入关中。刘邦就北攻平阴,以求断绝其渡河的途径。不久就在在雒阳以东吃了败仗,只好经由轘辕小道一路逃到阳城,方才能够整顿军容。六月,刘邦在犨县与南阳郡守作战,这次终于胜了。于是又乘胜略取南阳,逼得郡守跑到宛县固守不出。刘邦一向不善攻城,打算绕过宛县入关。张良劝说刘邦:“我了解沛公您的意思是绕道过去可以比较快入关。不过秦兵数量庞大,又据守险地。假使咱们绕过宛县,就会遭到秦军、宛县守军的前后夹击,这样干是很危险的啊。”于是刘邦领军趁夜急行,从另外一条道路折回,天明之前就把宛县围了个水泄不通。南阳郡守本以为刘邦已经走远,谁知道他又回来了,急得要拔剑自杀。郡守心腹陈恢对他说:“别着急,没到死的时候呢!”然后陈恢就从城头溜索子下来,去见刘邦,说:“在下听说您跟别人相约,先攻入咸阳的就坐王位。现在您舍捷径不走,却在宛县耽误时间。宛这个地方郡县相连,有好几十个需要攻打的壁垒。宛县百姓都以为投降是死路一条,打算全民皆兵、登城坚守。您要是整日价一味强攻嘛,士卒死伤不会在少数;要是舍宛而去呢,宛县部队必定跟在后头死缠烂打。这样一来,您先是失去了攻击咸阳的大好良机,接着又有可能面对宛县强兵。我想来想去,为您想了个法子,就是劝降郡守,封他一个虚名,让他继续守城。而您呢,则带着他的兵马去攻咸阳。别的城池听到这个消息,自然会哭着喊着大开城门求您接收。您的入关计划也就通行无阻啦。”刘邦说:“好!”七月,南阳郡守在陈恢的怂恿下投降刘邦,被刘邦封为“殷侯”,连陈恢也混了个千户当。自此之后,刘邦一路西进,招降没有不顺利的。到丹水的时候,高武侯戚鳃、襄侯王陵投降。回头攻击胡阳,恰好遇到活跃在番县的一支地方武装,收纳之后同攻析、郦二县,也都迫使守军投降了。之前刘邦军队也有城破之后、放假屠城的习惯,现在刘邦也不让他们这么干了,所以颇得秦国老百姓的欢心。也在这个月,章邯率全军投降项羽,被项羽封为雍王。


(磊按:刘邦封南阳郡守为侯;项羽封章邯为王。刘、项二人都可以随便封人为侯为王,自己去争一个鸟王位又有什么意思呢?实在是大家都有争天下之心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