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书》妄译(9)

Posted: 二月 26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2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有谋士献计说:“秦富于其他各国十倍,土地也相当肥沃。现今听说章邯降了项羽,被封为雍王,管辖关中一带。章邯要是真来了,恐怕您就要失去这片好地方啦。可以赶紧派兵守住函谷关,诸侯的部队不让进入,再在关中小小地征上那么一些兵,即可拒敌于关外。”刘邦觉得有道理,依计而行。十二月,项羽果然带领诸侯军要入关来。到关前一看,城门紧闭。了解到刘邦已据有关中的消息,项羽大怒,遣黥布等人攻破函谷关,直至戏下。刘邦手下左司马曹毋伤听到项羽大怒、打算攻击刘邦的消息,赶紧遣使拜见项羽,说:“刘邦梦想在关中称王,叫子婴做丞相,把秦宫中的金银宝贝全都中饱私囊了。”曹毋伤这样干的目的,是为了骗项羽封自己作王侯。亚父范增告诉项羽:“刘邦呆在山东时,既贪财又好色。据我所知,他入关后一不掠夺珍宝,二不掳掠民女,说明此人野心不小。我曾让人眺望其头上云气,都是呈现龙形,五色斑斓,是要做天子的气象。一定得趁热打铁去攻他,万万不能放过。”项羽想想没错,于是杀猪宰牛犒劳军士,打算第二天一早就打刘邦。当时,项羽拥兵四十万,对外号称百万之众。而刘邦呢,说是二十万,实则只有十万兵,不可能打得过项羽。不巧项羽的季父、左尹项缠和张良有点说不明白的关系,连夜策马去见张良,把这件事告诉他,想带他一起离开,免得白送了性命。张良说:“我不能自己跑路,不然就是不义。”就和项缠一起去见刘邦。刘邦心生一计,先想办法与项缠结了儿女亲家,又说:“我入关之后,对老百姓可谓秋毫无犯。整理户籍、封存府库,等待项羽将军到来。之所以要关闭函谷关,完全是为了防止其他部队先进入关中。日思夜想项将军尚且来不及,怎么敢造反作乱呢?希望亲家翁你回去代我说明实情。”项缠脑筋短路,当即许诺,打算连夜赶回去。临走之前,项缠叮嘱刘邦:“明天不可不早来谢罪!”项缠回到营中,把刘邦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项羽,还添油加醋地说:“要不是刘邦先破关中军队,你哪里进得来呢?再说了,人有大功,反而去攻打,不吉利。”项羽也没多想,就答应不打刘邦。


第二天一早,刘邦携百余骑到鸿门拜见项羽,请罪说:“小的与将军您齐心协力攻秦国,您在黄河以北英雄无敌打大仗,小的我在黄河南边小打小闹,一不小心就进了函谷关。想不到小子命大,居然还能侥幸活下来与将军相会。现在有些卑鄙小人挑拨离间,害得您对我起了疑心。”项羽告诉刘邦:“那些对你不利的话,是你手下的左司马曹毋伤说的。要不,我怎么会轻易相信呢?”说完,项羽挽留刘邦喝一杯。席中,范增多次向项羽使眼色,项羽只管装作没看见。范增借故出帐,对项庄说:“咱们这位大王为人太过慈悲。你进帐去表演舞剑,借机把刘邦做掉。要不然,咱们早晚为其所害。”项庄得令,进帐敬酒。敬完酒后,说:“军中没有什么娱乐设施,请允许我舞剑给您看。”项缠知道项庄的心思,也拔剑起舞,有意无意地护在刘邦身前。樊哙在外面知道刘邦有危险,气呼呼闯入帐内。项羽见樊哙是条好汉子,赐酒给他喝。樊哙喝了酒,还谴责项羽不该让人威胁刘邦。过了一会儿,刘邦装作肚子拉稀,拉着樊哙一起出帐。他们把专车留在营中,刘邦骑马,樊哙、靳强、滕公、纪成步行,从小路离开了项羽军营,只留下张良跟项羽谢别。项羽问道:“刘邦哪儿去了?”张良答道:“我家沛公听说将军有责怪他的意思,不敢争辩,只好走小路回去了。沛公让我向您献上玉璧,稍表歉意。”项羽接受了。张良又摸出一个玉斗献给范增,范增气得把玉斗砸碎在地上,说:“我们这回算是栽在刘邦这杂种手上了。”


(待续)


《汉书》妄译(8)

Posted: 二月 25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11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八月,刘邦攻打武关,进入了秦国地界。秦相赵高惊慌失措,谋弑了秦二世皇帝,还遣使求和,希望能与刘邦把关中大好河山切巴切巴分了,各自为王。刘邦哪里肯干。九月,赵高立秦二世的侄儿子婴为秦王哪知反而被子婴派人干掉了。子婴做掉赵高后,调兵遣将守住峣关。刘邦打算强攻,张良献策说:“秦兵军力还很强,不可轻敌。最好是先派人到山上去挥舞旗帜、疑惑敌人,然后再让郦食其、陆贾去游说秦将,利诱他投降。”刘邦照此办理,秦将果然同意投降。刘邦正想和对方签合同,张良又献计说:“只有秦将打算叛变,恐怕他手下坚决不干,还不如趁他懈怠之时,偷袭一把。”刘邦言听计从,带兵绕过峣关、翻越蒉山,奇袭秦军。在蓝田以南打了胜仗。跟着又在蓝田北边大胜。


冬十月,五星聚于东井,主圣人义取天下。刘邦军队到达霸上,秦王子婴把自己绑了个结结实实,披麻戴孝、白衣白马,还把绳子套在脖颈上,做出要自杀的样子,跪在路边等刘邦发落。有人劝刘邦把子婴杀了,刘邦说:“怀王派我来,是因为我宽厚待人。再说,人已经投降,杀了他反而不吉利。”于是西入咸阳。刘邦正要入秦宫逍遥快活一番,被樊哙、张良生生给拉住,只让他封住存放贵重宝物的库房,仍然还军霸上。萧何有点收藏的嗜好,偷偷把秦丞相府中的图书、文件之类来了个江山一笼统。十一月,刘邦把咸阳周近各县的地痞流氓、好勇斗狠之徒召集到一起,宣示说:“秦国父老很久以来为秦君所害,诽谤朝廷的诛九族,连遛弯遇见熟人打个招呼都要被杀死示众。我曾经与诸侯相约,先入关的就做王,理论上说我该为关中王。我愿意与各位父老乡亲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盗窃的抵罪。原来的其它法律一概废除。大家该干嘛还干嘛。我带军前来,完全是为了为大家除去秦君之害,绝非暴力侵略,别害怕哦!而且,我驻扎在霸上,也是为了在诸侯军队到来时,能及时约束他们不要乱来。”说完后,刘邦又让人和前秦国小官一起到各县、乡、村晓谕四众。秦地民众大为欢喜,争相杀牛宰羊款待刘军。刘邦坚决不接受,说“军中粮食足够,我不愿意耗费民众财力。”于是民间更加拥护刘邦,就怕他当不上秦王。


想起一个叫邱大立的人来(四)

Posted: 二月 24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漫忆 | 7 Comments »

(按:距离写第三部分的时间,已经旬月有多了。常常想继续这个系列,然而每次都废然而止。那些岁月的流影,真该被写在水上吗?是的,这对于我来说是重要的。因为,我发现,破碎是记忆的特性,物是人非多年之后,再也无法去享受整段回忆的美妙。记录罢,让这些记录代替我的记忆。可能有一天,我不再记得你们,至少,我曾记得过。)


      其实我基本上是一个彻头彻尾没心没肺的家伙。邱大立留下的《声音》,于我,恐怕只是一本“有意思”的东西,而并不代表其它什么。那天晚上,如往常一般,是以烂醉如泥、翻墙回宿舍来结束的。酒有醉人的美德,它让浑噩的人清醒。宿醉之后的欲裂头疼,让我可以冷静地想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所以,第二天躺在床上,我做了一个古怪的决定:邱大立这朋友,我得交。


      有长头发的邱大立并不摇滚,这我已经提到过。那年蹲在广外饭堂门前卖打口CD的邱大立,全面显示了他为人温和的一面(他性格中有暴烈尖锐如其文风的一面吗?)。于是我轻易地坐到他旁边,和他一起练起摊来了。实际上我已经完全记不得在人来人往的饭堂门口,我们曾经谈过什么——抑或我们根本没有讲过一句话。留在我脑海中的,似乎只有这么一幕:我和他轮流去打饭,留一个人守着那不成其为摊子的摊子。


      跟着就到了周末。邱大立和我坐在宿舍门外的走廊上晒太阳。那是一幢高龄的楼房,那时官方的名称叫做“7栋”,这个叫法在民间得到一致认可。我的宿舍号是409,四楼,九号。一个房间住九个人,其中有些是兄弟,有些不是。走廊横在门口,对面是另外一幢宿舍楼。出门向右走几步是楼梯口和卫生间;向左多走几步,也是楼梯口和卫生间。走廊只有一米多宽,椅子背对宿舍,离开墙壁一段距离。面朝外坐下,往后一靠,正好可以把脚搁到走廊的栏杆上。我们就这样坐在阳光照得到的走廊上,从一点坐到三点。我仍然记不起谈过些什么,或许当初压根也没有认真去听吧。那个下午是让人怀念的。


      我和他到邮局寄了一些《声音》到各地,然后来到陈田村中。邱大立的寓所是极宽敞的一间。也许有桌子,也许没有。屋子里铺了张凉席,是他简陋的床。床头放着一摞《音乐天堂》。《音乐天堂》是当年流行于广州各大学的一本有声音乐杂志,以欧美、日本流行歌为主的。邱大立告诉我,他刚辞去这家杂志的编辑职位,目前靠卖CD为生。他的经历非常奇特,也令人钦佩:曾经在家乡安徽当过纺织工人,因为喜欢音乐,便外出流浪,到处与歌手、乐队会面。之后就来到广州,在《音乐天堂》做编辑。他卖的打口CD,每一张都是自己精挑细选出来的。这样,既有钱吃饭,还可以听到大量的歌——我的天,这哥们太黑暗了。


(待续)


乱译自『万葉集』4-春秋の優劣

Posted: 二月 23rd,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卧读, 瞎诌 | 8 Comments »

严敏要我给她翻译的万叶集中一首名诗合合韵。合来合去就变成了我整个重译一遍。我不懂日语,是从严敏的译句中揣摩作者的意思,然后转译的。好在这不是给严肃刊物投稿,似乎也可以无所顾忌贴出来了。


冬去一何疾,
春来一何早。
寂鸟还复鸣,
飞花缀长草。
林深鸟迹灭,
草长花踪杳。


秋山赏秋叶,
掌中一抹红。
静思今春事,
枝头绿稍同。
忍待叶落去,
恋秋此情衷。


(原诗见严敏的Blog


后来又跟严敏讨论了一下,她认为后面的部分应该用这个版本——


秋山赏秋叶,
掌中一抹红。
忍待叶落去,
恋秋此情衷。


感觉含蓄些。不过这样一来,句数就不一样了。容我想想……


 


《汉书》妄译(7)

Posted: 二月 23rd,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7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这个时候,一支赵国非正规部队正要渡黄河入关中。刘邦就北攻平阴,以求断绝其渡河的途径。不久就在在雒阳以东吃了败仗,只好经由轘辕小道一路逃到阳城,方才能够整顿军容。六月,刘邦在犨县与南阳郡守作战,这次终于胜了。于是又乘胜略取南阳,逼得郡守跑到宛县固守不出。刘邦一向不善攻城,打算绕过宛县入关。张良劝说刘邦:“我了解沛公您的意思是绕道过去可以比较快入关。不过秦兵数量庞大,又据守险地。假使咱们绕过宛县,就会遭到秦军、宛县守军的前后夹击,这样干是很危险的啊。”于是刘邦领军趁夜急行,从另外一条道路折回,天明之前就把宛县围了个水泄不通。南阳郡守本以为刘邦已经走远,谁知道他又回来了,急得要拔剑自杀。郡守心腹陈恢对他说:“别着急,没到死的时候呢!”然后陈恢就从城头溜索子下来,去见刘邦,说:“在下听说您跟别人相约,先攻入咸阳的就坐王位。现在您舍捷径不走,却在宛县耽误时间。宛这个地方郡县相连,有好几十个需要攻打的壁垒。宛县百姓都以为投降是死路一条,打算全民皆兵、登城坚守。您要是整日价一味强攻嘛,士卒死伤不会在少数;要是舍宛而去呢,宛县部队必定跟在后头死缠烂打。这样一来,您先是失去了攻击咸阳的大好良机,接着又有可能面对宛县强兵。我想来想去,为您想了个法子,就是劝降郡守,封他一个虚名,让他继续守城。而您呢,则带着他的兵马去攻咸阳。别的城池听到这个消息,自然会哭着喊着大开城门求您接收。您的入关计划也就通行无阻啦。”刘邦说:“好!”七月,南阳郡守在陈恢的怂恿下投降刘邦,被刘邦封为“殷侯”,连陈恢也混了个千户当。自此之后,刘邦一路西进,招降没有不顺利的。到丹水的时候,高武侯戚鳃、襄侯王陵投降。回头攻击胡阳,恰好遇到活跃在番县的一支地方武装,收纳之后同攻析、郦二县,也都迫使守军投降了。之前刘邦军队也有城破之后、放假屠城的习惯,现在刘邦也不让他们这么干了,所以颇得秦国老百姓的欢心。也在这个月,章邯率全军投降项羽,被项羽封为雍王。


(磊按:刘邦封南阳郡守为侯;项羽封章邯为王。刘、项二人都可以随便封人为侯为王,自己去争一个鸟王位又有什么意思呢?实在是大家都有争天下之心罢了。)


《汉书》妄译(6)

Posted: 二月 22nd,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No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章邯干掉项梁之后,认为楚地的军力不足为虑,就北渡黄河,攻击赵王赵歇。赵歇不堪一击,被打得七零八落,只好退守巨鹿城,哪知又被秦将王离围困。赵歇数次派人求救,怀王才任命宋义为上将,项羽为次将,范增为末将,率兵北进救赵。


之前,怀王曾经利诱麾下将领,说只要先平定关中地区的,就给个王位坐。定约之时,秦军实力强大,常常乘胜追击败军,所以怀王旗下诸将无人敢先入关。唯有项羽怨恨秦军杀自己的叔叔项梁,激愤之余,情愿拉上刘邦一起入关。怀王手下的老资格们都说:“项羽为人彪悍狠毒,毫无仁义之心。当年攻破襄城,一个活口都不留下,真正执行三光政策。再说了,楚军大将如陈涉、项梁都多次试图攻秦,从来不成功,怎么能指望项羽呢?不如派遣心怀仁义的长者西行,晓谕秦地乡亲。秦人一直痛恨秦君,只要派这样一位长者前往安抚,不靠暴力也能解决问题。项羽万万用不得,只有刘邦才能担当长者的重任啊!”于是怀王无论如何也不让项羽去,反而让刘邦收纳陈涉、项梁残兵败将,取道砀郡,到达杠县、里县,攻击秦军。


秦三年十月,齐将田都背叛田荣,率兵帮助项羽救赵。那边厢,刘邦却趁机在成武打败了东郡太尉。十二月,刘邦带兵到栗县,路上遇到一支兵力达4000多人的地方武装,强行收归旗下。然后与魏将皇欣、武满会师,打败秦军。同时,故齐王田建的孙子田安南下济北,跟随项羽从事救赵大业。巨鹿一战,秦军大败。王离被俘虏,章邯趁乱逃走了。


二月,刘邦从砀郡北进,攻击昌邑。虽然有彭越助攻,仍然无法打下来。照以前的规矩,攻城不下,刘邦就会放弃继续围困,这次也不例外。刘邦西过高阳,看门的小兵郦食其跟人说:“从我这门里过来过去的将领不少,俺就是看着刘邦最有大度。”于是求见刘邦。进去一看,刘邦正叉开双腿坐在炕沿,让两个女子给自己洗脚。郦老先生也不下拜,做了个揖,说:“你既然想灭掉无道的秦君,怎么能在长者面前摆出这种无礼的架势呢?”刘邦吃了一惊,赶紧站起来,整肃衣衫、请到上座。谈来谈去,原来郦食其是来说服刘邦偷袭陈留的。陈留攻下之后,郦食其混了个广野君的衔头,和弟弟郦食商一起统领陈留部队。三月,攻开封失败。然后相继在白马、曲遇与秦将杨熊会战,大胜。杨熊兵败,跑到滎阳,被秦二世派人杀了示众。四月,刘邦军在颖川大肆屠城。张良先祖在韩为相,所以就让张良去收复韩国旧地。


旧文:精心乱炖

Posted: 二月 21st,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乱吃 | 12 Comments »

      东北菜以炖菜最为独具特色。对于外地人来说,一味“乱炖”几乎概括了东北炖菜的风味。数月前偶识数位东北朋友,求证之下,原来所谓“乱炖”,竟是欺骗非东北乡亲的伪炖菜——盖便于在客人点小鸡炖蘑菇而小鸡尚在鸡蛋中冬眠时可以借推荐“乱炖”之名“胡乱”往锅中放些找得着的菜肉之流猛火“炖”之不提。悲夫,难怪一位可敬的长辈常断言新社会不如旧社会,连一向号称敦厚淳朴豪爽够朋友的东北人,都开始看在孔方兄的面子上“骗人”了。


      幸好我们信奉“积极人生”的伟大哲学,下定了决心,哪怕让东北老乡暗地偷笑,也必脸不红心不跳、装作颇得东北炖菜三昧地品尝那一锅非驴非马、既驴又马的玩意儿。然而“乱炖”的伪,不知道倒罢了,一旦心下明白,顿时便教你食欲随那锅正宗的小鸡炖蘑菇消失不见。心理确是可以影响生理,看来这并不止适用于望梅止渴、画饼充饥的情况。此时心情之乱,怕是可以和这锅“乱炖”之乱相比美的了。


      然而,东北乡亲炮制的“乱炖”,却在无意之中创立一派食宗的真谛心法。所谓“拾到篮中便做菜,管他有奶就是娘”,饮食一道实在是不该有任何成见的。尽其所有一锅炖之,其间的野趣,也是值得玩味的呢。当然这更是暗合沈氏宏非的“饮食冒险”理论。到嘴之前,你绝对不会知道下一筷子菜(或肉)的味道到底如何。伸筷入锅(坚持卫生饮食者必用公筷,尽管该公筷在为座中诸位服务之前,已算不清多少次用作私筷了,也么哥)搜捞完全类同于捧着梵文菜单点菜,连白菜这样常吃到厌烦的非肉类都会因并非一定的其它配菜而味道全异。于是乎,你可能因此错过味中极品,也可能从此见到蘑菇就作厌恶状——一切取决于未知的下一筷。如同霍元甲著名的“秘宗拳”,始终让你无法预测张口咬到的是妙物还是厌物,盖妙物厌物之间,随彼此搭配而极尽天地变化之能事,一转眼成为我们所不敢妄断的奇物了。


      本人一向自诩决不戴上有色眼镜看待任何食物,故而在悟得“乱炖”妙处后,欣然一试。可惜广州的东北菜馆大抵粗豪有余、精心不足,一试而疑,再试而竭,三试而决心自行炮制。于肆间随意步去,见可口的、养眼的、顺心的菜就买上一点,计有:


      ◎花肉
      ◎大白菜
      ◎蘑菇
      ◎西红柿
      ◎土豆


      于是洗捡择切,准备停当。花肉开水中焯去血沫,下锅中火滚10分钟后加蘑菇、盐、八角、草果,待汤滚,小火慢熬半个小时。然后下番茄中火10分钟,此举目的在于将番茄汁逼出、与蘑菇肉汤融合出人间至鲜美的味道。等看到水汽中隐隐现出茄汁蒸汽的身姿,下土豆丁用急火一过即可。


      乱炖,也是要用心去做的一道菜。名乱而实治,此菜中大义,不可不悟啊。


《汉书》妄译(5)

Posted: 二月 20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4 Comments »

汉书卷一上


高帝纪第一上


五月,项羽攻破襄城,凯旋而归。项梁把在外地的所有大小将领一并召回商量大计。六月,刘邦到了薛郡,和项梁一起立楚怀王的孙辈“心”为怀王。秦将章邯在临济击败并杀死魏王咎、齐王田儋。七月,大雨连绵不绝。刘邦正攻亢父,章邯却于东阿城围困田荣。为了营救田荣,刘邦、项梁与章邯大战,取得完胜。田荣回到齐地,刘邦和项羽则一直追击败兵到城阳,破城之后大肆屠掠。军队继续行进到濮阳以东,再与章邯交战,又取得胜利。


章邯重整旗鼓,自决堤坝,放河水环绕城墙,固守濮阳。见难以攻城,刘邦、项羽改攻定陶。八月,田荣立田儋的儿子田市为齐王。定陶一时不易攻下,刘、项向西扫荡,在雍丘与秦军大战,斩杀了三川郡守李由。又攻外黄,仍是无法攻下。


项梁再败秦军,不免骄傲自大起来。宋义好言相劝,项梁根本听不进去。九月,得到秦帝增兵的章邯军衔枚夜行,攻击项梁驻军的定陶,项梁毫无准备,兵败被杀。那年雨大,从七月一直下到九月。项梁被杀之时,刘邦、项羽正在围攻陈留。听到项梁的噩耗,士卒惊恐。于是刘、项与将军吕臣引兵向东,把楚怀王从盱台搞到彭城,美其名曰“定都”。以彭城为中心,吕臣驻军彭城以西,项羽驻军彭城以东,刘邦驻军砀郡。闰九月,怀王合并吕臣、项羽部队,自任统帅。又任命刘邦为砀郡郡长,封武安侯,统领砀郡军队。任项羽为鲁公,封长安侯;任吕臣为司徒,其父吕青为令尹。


(待续)


Posted: 二月 20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坐思 | 3 Comments »

      两个人要进别人的院子,一个费尽力气翻过墙去,看见另一个推门也进来了。翻墙那个人笨吗?笨。


      有位大哥,问我有没有办法把某诗词软件的加密数据拿出来。我想也没想,立刻找朋友帮忙解密。一个小时后,那位大哥自己搞到了这个数据库。他只是给软件作者打了个电话。


      有时候,事情就这么简单;我们,就这么笨。


《汉书》妄译(4)

Posted: 二月 19th, 2004 | Author: | Filed under: 汉书 | No Comments »

(下面这个部分比较无聊,但是跳过也不对头,还是译出吧。


汉书卷一上


髙帝纪第一上


也是在这个月,项梁和侄儿项羽一块儿在吴地起兵。田儋与从弟田荣、田横在齐地起兵,自立为齐王。韩广自立为燕王,魏咎自立为魏王。陈涉手下将领周章由西入关,直抵戏水之滨,在那里为秦将章邯所败。


秦二年十月,刘邦攻击胡陵、方與,然后退兵据守丰县。秦泗川郡监,一个叫“平”的,率军围困丰县。第二天,刘邦派人出城打败了他。雍齿被任命为丰县守官。十一月,刘邦带兵到薛郡。一个叫“壮”的秦泗川郡守,从薛郡败逃到戚县,被刘邦手下左司马“得”所杀。刘邦回军亢父,到了方與。赵王武臣被自己的大将诛杀。十二月,楚王陈涉被马夫庄贾所杀。魏人周市在沛、丰一带攻城略地,派人游说雍齿说:“丰县是魏国故都。现在我已经收复了数十个魏国旧城。雍齿兄弟干脆投降我,我还让你掌管丰县。要不然,打下来之后就要屠城。”雍齿这个人,一向不愿在刘邦手下做事,魏人打声招呼,居然反戈为魏据守丰县。刘邦围攻丰县,始终无法攻取,只好回到沛县,暗暗怨恨雍齿和丰县子弟背叛自己。


正月,张耳等人立赵国后人赵歇为赵王。东阳宁君、秦嘉在留县立景驹为楚王。刘邦前往投靠,在路上收纳了张良,和张良一起谒见景驹,请景驹派兵帮助攻丰县。那时章邯讨伐陈涉,其别将司马率军北定楚地,屠灭相县,到达旸县。东阳宁君、刘邦领兵西进,在萧县之西与之交战,失败后收兵龟缩在留县。二月,刘邦军攻旸县,三天之内攻破,收纳旸县兵六千人。加上原来的兵力,终于凑足九千人。三月,攻取下邑。回头又攻丰县,始终无法夺取。四月,项梁击杀景驹、秦嘉,在薛郡驻军。刘邦前往拜见。项梁见其可怜,送给他伍千兵力、五大夫衔将领十人。这次刘邦终于夺取了丰县,雍齿趁乱逃奔魏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