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3

凌晨一点
睡意在噩梦后遁去
绵羊是复数
我因失眠而富有
自从烂醉、肠炎和胃出血盛行
酒已被扫出药箱
所以诗也失神
    人也失意
只在半醒时有些笑傲的快感
而明天的匆匆
注定要在今夜应验
愤怒报复于蚊子
飞溅的
粘糊的
血
谁在乎是谁的
我想我胃里该有一把刀
不然
饥饿与酒操什么凶器来宰割
凌晨三点的大散关
失守  失守  失守
躲也躲不住的斗室
江南献身于匈奴
我卑躬于五斗之多的生命

我想我需要一把刀
我想一把刀就足以
割去胃
割去失眠
割去胸中块垒
割去我不值五斗的生命

只是刀已锈蚀
一夜之间
梦已退却
或该醒来
醒来
醒来且无聊

诗生于二月,死于七月
二月,取暖器催生一些腐败的气息
诗在被窝、酒瓶、烂醉如泥中诞生
生而沾染蚊子的血
最好窝在乡间
窝在看得见风过的窗前

于是这先天不足的诗
只好死
只好死在七月流火
死吧死吧
既然酒仙已不光顾千亩桃林
既然宝马遗失了香车
既然小马不在云南
还写个什么鸟诗

不如归去
不如埋葬
不如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

希望,生于二月
绝望,生于七月

发信人: grhunter (傲笑红尘), 信区: Poetry
标 题: 从凌晨到正午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Jan 27 13:23:28 2001)

从凌晨到正午
兴奋是一种毒药
油炸花生脆弱不过心情
键盘是旧的
老鼠逃不出手心
话要分行说
矿泉水在4点自尽
此刻要说话的
要唱歌的
张口
全吐了


******
狂生耳

发信人: grhunter (grhunter), 信区: Poetry
标 题: 被窝里那条失眠的虫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Jan 27 12:36:25 2001)

被窝里那条失眠的虫
你不是要化蝶的么


灯在帐外
北风在窗外
阳光在门外
电话机在手的领地外
信在乡愁弥漫的心情外
我在睡眠以外很远
这可恨的南方的冬
只有蚊子不冬眠
这时节
折翅的才是英雄


******
狂生耳
******

当然我对此人产生兴趣,也并非完全是因为他的茫然。满街都是一脸茫然的人,不过其中多数都是麻木的茫然。佛家说“当下”,这些茫然的人们,是只知道过当下日子的。不过此人的茫然却有些不同,是碰了别人的壁之后、或是自己树了一面壁然后撞过之后,一时无路可走、但并不悔恨的茫然。

他卖的CD我全不认识,倒是旁边那一叠印刷品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是他自己写、自己花钱印的,当然从法律角度来说肯定是非法出版物,不过并不妨碍他在做另一种非法买卖时顺带推销。并不厚的书,大致是正方形的开本,某种黄底,还有黑白的插图。在署着各种笔名、但作者只有一人的文章里面,对达明一派极尽赞美之辞。当时我是不听达明一派的(现在偶尔听),所以更注意关于Nirvana的部分和插页中Kurt懒洋洋玩吉他的画面。

嗯,这人挺有趣。这样想着,随便拿了一张碟问他能不能拿到宿舍试听。 (待续)

一脸景仰地开始看碟,没想到前五分钟就把我给郁闷坏了。感觉就像是宫崎江郎才尽,不得不炒冷饭。

这个感觉一直持续到影片结束。片中一些人物并非首次出场,如猫男爵、如胖胖之类,但几乎只剩下一张皮,毫无神韵可言。剧情简单、画面粗糙,配音也毫无出彩之处。整个作品可以说是失败的,完全无法担当“《千与千寻》继任者”的重任。

于是颇怀疑是伪宫崎。看完花絮之后终于明白,这是宫崎选拔工作室接班人的一部尝试之作。把一部从1999年就开始策划的作品交给新手来做、并且郑重推出,这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是宫崎老糊涂了,要么就是这片子原来的策划就是失败的、宫崎不愿意自己来做。

但愿后者是真正的原因!

突然之间大家态度都很好。前一段去买冬衣,新大新的售货员热情得不得了,怎么试穿都没问题。搞得我老觉得买了劣质货。

今天去人事处填辞职表格,办公人员也是非常客气,甚至以“您”相称。

后来打电话去人才市场问档案的事情,一位姓康的接电话,例行的热情与客气。居然说他们会直接到学校提取档案,到时候把发票给我、交钱就完了。服务真不错。

打算两周内到北京,希望一切顺利……

测试一下客户端发贴。如果没有问题,明天就加入其它细节功能和效果


分段

其实我一直想写一下这个人,为了自己曾经单纯的时代,也为了在不再单纯的时代里尽量保持单纯。记忆总在记忆中消磨,最终剩下的只是些碎片。而这残留的碎片,却是生命中虽不能再有、却永远温暖的部分。

应该是在大学四年级的时候吧。那时我早已学会埋藏自己,也逐渐原谅和忘记了一些来自别人的伤害。“伤害”这个词并不只为痴男怨女所专用,我们每个人实在都有可能受到这样那样的伤害。有些伤害让你痛苦,不过,即便是最痛苦的那种伤害,也无法与“改变人基本信条”的伤害相提并论。在这里我不愿意再详细地描述那些改变我基本信条的伤害。总之,那时的我,已经接受、原谅,甚至假装忘记了这一切,且逐渐成为宿舍中受到普遍欢迎的人物。每日逃课,看书或是沉湎于电脑游戏之中,晚上就到外面喝个烂醉,然后翻墙回来睡觉。所谓“颓废”,大约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某日,同学某告诉我楼下饭堂门口有人卖打口CD。这当然不是新闻——大学校园里卖什么的都有。打口CD我自己也卖过,2块钱的进价,卖15块两张,是不错的生意。不过同学某说那人有些古怪,与普通摊贩并不全相同。

那人就坐在饭堂门口那棵树下。准确地说,是坐在围树一圈的水泥台沿上。长发,却并不摇滚,戴付黑框眼镜,有些茫然的样子。身边是一个标准尺寸的纸盒子。买打口CD的人都知道那种长形的纸盒。比较奇怪的是还有一叠印刷品,薄牛皮纸,像宣传小册子那种。走近了拿起来一看,封面上写着“声音”两个字。他抬起头瞟了一眼,因为同学某之前来过的缘故,笑了。那笑也是茫然的。

实话说我并不懂西方音乐,无论是哪种类型的。不过因为此人的茫然,就对他产生了兴趣。